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口号
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中国文明在线 看首页 文艺百花 处女地 查看内容

棣花之荷

2017-9-11 16:08| 查看: 209977| 评论: 0|原作者: 徐祯霞(陕西)|来自: 精神文明报

摘要 :   对于棣花的荷,我好奇着,并疑惑着,因此一直处于隔县观望的状态。天下美荷,多在南方,北方甚少,荷生之地,多是水源涵养之所,棣花乃旱地,何以养得了如此多的荷?更何况是千亩之荷,我一直以为这只是一个传说 ...

  对于棣花的荷,我好奇着,并疑惑着,因此一直处于隔县观望的状态。天下美荷,多在南方,北方甚少,荷生之地,多是水源涵养之所,棣花乃旱地,何以养得了如此多的荷?更何况是千亩之荷,我一直以为这只是一个传说。

  可去过棣花的人都说棣花的荷美,有水道,能划船,花开之际,一眼望不到边。我依然是有些不相信的。我始终以为,不是荷有多美,而是荷因为棣花这片土地而被人高看一眼,贾平凹也出生在棣花的这片土地上,人因为贾平凹而来棣花,棣花的荷便因为贾平凹而与其它的荷大大不同了。
  说句真心话,这些年见的荷多了,有私人庭院的荷,有公园的荷,有水塘的荷,更有南方的荷。尤其是在济南,看到了大明湖的荷,于是,天下的荷在我的眼里顿时逊色。大明湖的荷,那可真真是不辜负传说,石桥、曲廊、画舫、古亭,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最美的风景画。总感觉,一双眼睛不知该往哪儿看才好,在绿柳婆娑间,远处烟波浩渺,青山如黛,如一幅楹联出现在我的面前:四面荷花三面柳,一城山色半城湖。这是清代书法家铁保所写,是对大明湖景色最好的概括。
  对于棣花这个地方,我真的不陌生。因为贾平凹,我早早地探访过它,而且在此前的很多年里,我几乎每年都要经过那一个地方。于是,别人的好奇,予我都算平常,我知道棣花街在路北,荷塘在路南。我常常以为,自己闭着眼睛都能想象出棣花荷塘的样子,我是不需要刻意去看的。
  一个偶然的机会,来到丹凤,同行之人说要去看看棣花的荷,于是,陪同前往。
  来到棣花,放眼四望,什么时候,棣花的荷竟变成了不逊于济南大明湖的荷花了?我诧异,在秦岭山中,这样一个崇山峻岭的县城,怎么会出现如此浩瀚的江南之地,烟波水乡?这荷塘还真不是一个传说。我不仅诧异了,而且惊喜了。我常常追逐于江南的水乡,而就在我所处的商洛,竟生长出了这样一个水光潋滟荷叶田田的水乡,而我竟然几年视而不见。太辜负了,辜负这片生机勃勃的荷塘了。
  眼前的荷塘,让我有了找到小江南的感觉。看到那些在荷塘中穿梭迂回的船只,我不禁心动起来,划船去,划船去!何不尽兴地在蓝天白云绿荷之间,荡舟逸情,倾听生命的开开合合,那也该是这个夏天最美丽的时光。
  思罢便急忙跑向码头。朋友问:你是想坐船吗?我说:。那年,在大明湖,因为时间紧急,没能坐上船,心里一直遗憾着并惦记着,初听传闻,说棣花的荷塘能划船,我真不信,因为就凭旧时所识,棣花不可能有那么大的荷塘!可是,棣花还真就修成了这样大的一个荷塘了,看样子在荷文化上算是做了大文章了。我也才觉得自己是坐井观天,外早已经春花秋月,四季变换几回了,看样子,用老眼光来看世界是跟不上时代的步伐的。
  船顺着水道地向前驶去。第一次坐北方荷塘中的船,这种感觉是兴奋且激动的,我一边用手拍水,一边欣赏着满塘荷花,突然想起了杨万里的诗:红白莲花共塘开,两般颜色一船香。疑是汉殿三千女,半是红妆半淡妆。恰好写出了此时荷塘的景色。水面上有好几条船,彼此成为对方眼中的风景,偶尔相遇,擦肩而过之际,发出一个会心的微笑。划船的是一女子,我问她会唱歌不?她说会唱,只是唱得不好,怕污了听客的耳朵。大家一听,更来劲了,说:没事,唱,只要是你唱的,都好听。女子真唱起来了:胭脂红,照天明,天上飞来龙和凤,啥龙?火龙。啥凤?火凤。大火烧开武关城,照得江水一片明。女子声音犹如山间画眉一般,大伙纷纷鼓掌,连连说好听。她的歌声,逗得船上的人也都唱了起来,你一首,我一首,歌声飘荡在棣花的荷塘上,久久不散。
  有人取笑我:某人还说不就是片荷么,有啥可看呢,说说,这一趟到底跑得划算不划算?我自嘲地笑了,连说:划算,划算!
  自此,对于一个没有考察论证过的事情再也不敢妄下断言。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上一篇:整旧如旧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