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口号
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中国文明在线 看首页 域外新风 环球大看台 查看内容

应对人口老龄化各国政策不同

2018-2-9 10:25| 发布者: huweixi| 查看: 306213| 评论: 0|原作者: 常红 饶竹青 朱欣 |来自: 精神文明报

摘要: 中国正处于人口老龄化的急速发展期,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实施健康中国战略”。“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构建养老、孝老、敬老政策体系和社会环境,推进医养结合,加快老龄事业和产业发展。”在应对老龄化问题上,有 ...

       中国正处于人口老龄化的急速发展期,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实施健康中国战略”。“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构建养老、孝老、敬老政策体系和社会环境,推进医养结合,加快老龄事业和产业发展。”在应对老龄化问题上,有哪些国家的经验值得学习借鉴,本期为您一一梳理。

澳大利亚
实行“政府兜底”
普惠制养老体系

       澳大利亚是世界上实行社会福利制度最早的国家之一,由于国家税收充裕且人口少,澳大利亚建立起“政府兜底”的普惠制养老体系、免费医疗保障和配套服务。
       澳大利亚人退休后的生活费首先来自个人在工作期间存下的养老公积金。政府立法强制雇主为雇员额外拿出工资一定比例的数额作为雇员养老公积金,雇员退休时能取出这笔钱。澳大利亚公民还可以自愿缴纳养老金。退休前没有存足养老金的老年人可以申请领取政府退休金,由政府兜底。
       然而,近年来,澳大利亚政府兜底的养老体系面临多重挑战。首先是资金不足。随着国际矿业市场长期低迷,严重依赖矿石出口的澳大利亚财税收入增幅明显回落。其次,政府兜底的框架下少数养老组织提供的服务难以令人满意。另外,在政府全面医疗和养老保障下,少数人拒绝就业。

荷兰
实行一致的
风险共担的政策

       荷兰在福利政策方面十分完善,并成为世界各国学习的典范。这是因为其资金来源的多样性,测量成本的精准性,分配公平性,以及荷兰央行和荷兰金融管理局的有力监督。
       荷兰的养老制度吸收了不同的养老金模式,并实行一致的,风险共担的政策,相对较好地解决了人口老龄化问题。

西班牙
“消费换养老”模式受欢迎

       面对养老金不足等问题,西班牙兴起了一种“消费换养老”的新模式。这是一个长期的、激励式的、通过每日消费来积累自己养老金的过程。消费者在手机上下载相关软件后,每消费一笔钱,扫描消费小票,即有相当于1%消费金额的资金进入自己的养老保险账户。对消费者来说,一生都可以享有商家提供的优惠,同时养老金也有更多积累。

美国  “居家养老”受青睐

       美国是世界上建立养老保险制度较早的国家之一。1935 年美国颁布了《社会保障法案》,建立起养老、遗属及残障保险制度。随着财政困难、婴儿潮一代老龄化等问题的出现,单纯依靠政府的养老保障模式出现危机。为此,美国开始推行多支柱养老保险模式,先后多次颁发了与养老相关的法案。
       这些法案引导雇主为其雇员建立补充养老保险制度,并鼓励发展个人养老储蓄,以作为基本养老保险的补充。经过不断调整与发展,美国逐步形成了包括国家基本养老保险、雇主养老保险和个人储蓄养老保险在内的“三支柱”养老保险体系。
       近年来,居家养老深为美国社会所青睐,所谓居家养老,是将居家与社会服务相结合的养老方式,即老人住在家中,由社会来提供养老服务的一种养老方式。

瑞士  三大支柱让养老保险制度“稳稳的”

       和许多国家一样,瑞士也存在人口老龄化问题,老年人的比例正在大幅增加。但较高的人均收入水平、全民医疗保健体系和强制性养老金制度等,让瑞士成了“最适合养老”的国家。
       瑞士养老保险制度主要由基本养老保险、企业职工保险以及多样化的个人养老保险三部分组成。在上述三部分保险的相互支撑与补充下,瑞士退休人员除了通过基本养老保险和企业职工保险,领到相当于退休前工资60%的养老金之外,再加上个人养老保险,保证他们能够过上较为优裕的退休生活。
       在政府资助下,当今瑞士形成了三种比较成熟的养老方式:机构养老、居家养老和社区养老,其中大约25%的老年人选择机构养老。养老机构主要包括养老院、护理院和临终关怀机构等。以养老院为例,瑞士政府对其进行资助并严格管理,要求养老院为老人提供专业化护理和人性化服务。入住养老院的老人,视身体状况分为8个等级,平均每位老人配有一个护理人员,每个等级的护理都有相应的工作要求。

日本  延迟退休年龄 政府率先行动

       日本是全球老龄化问题最严重的国家之一,据日本总务省2017年9月公布的人口估算数据报告显示,日本全国90岁以上人口数量达206万,比2016年增加了14万。这也是日本90岁以上人口数量首次突破200万大关。
       为应对老龄化这一问题,日本建立并不断完善养老、医疗、介护等社会保障制度,出台了老年人就业、支持企业参与养老事业等的相关政策,形成了较为完整的体系。在相关政策引导下,企业、社会主体积极参与养老事业,形成发展养老事业的合力。
       此外,日本还在讨论将国家公务员和地方公务员的退休年龄由目前的 60 岁推迟到 65 岁。日本政府将以从 2019 年度开始分阶段推迟的方案为中心进行调整,同时还将制定削减公务员总人事费用的综合对策。日本要通过这种方式在老龄化加剧的情况下保证劳动人口,日本政府希望通过自身率先行动来带动企业也推迟退休年龄。

德国  护理保险制度帮助老人安享晚年

       德国是欧洲人口老龄化程度最高的国家之一,放眼全球,其老龄化程度仅次于日本。随着老年人增多,需要护理的人数也不断攀升。为了减轻老人及其家人身体、心理以及财务上的负担,德国于1995年推出护理保险制度。
       护理保险成为继医疗保险、失业保险、养老保险、法定工伤保险之后,德国社保的第五大支柱保险。护理保险不能承担全部护理费用,部分护理费需要自理。如果老人的退休金或存款不足以支付这笔费用,社会救济部门则会介入,在调查配偶、子女经济状况后,视情况补足护理费缺口。老年人常需要家人的护理,德国政府为此推出护理支持金、护理假等,以便人们协调好事业与家庭的关系。
       除推行护理保险和相关假期外,德国政府还从加强咨询、资助无障碍房屋改造、鼓励邻里间互助、支持老人合租房屋享受居家护理、注重护理人员培训等多方面着手,帮助老年人安享晚年。
       (据人民网)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