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口号
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中国文明在线 看首页 文艺百花 艺术人生 查看内容

月明花溪夜

2018-8-9 15:18| 查看: 26344| 评论: 0|原作者: 刘玉新|来自: 精神文明报

摘要 : 乡下的夜,很静很纯,好多年没有这样认真地看过月了,尤其是在花溪河。 远方的夜空里忽闪着隐隐星光,那种深邃苍茫,那种晴朗透彻,是在城里无法看到的景致。周围静得只有蛐蛐儿拱在土里发出的半截儿声音,屋后的竹 ...

        乡下的夜,很静很纯,好多年没有这样认真地看过月了,尤其是在花溪河。
        远方的夜空里忽闪着隐隐星光,那种深邃苍茫,那种晴朗透彻,是在城里无法看到的景致。周围静得只有蛐蛐儿拱在土里发出的半截儿声音,屋后的竹林有风拂过,“沙沙”的,瞄一眼,竹影婆娑起伏,摇曳成一道弧光。半暗半明的山岗,像抹了一笔刚刚研开的徽墨,影影绰绰中,老竹园到底还是忍不住散发出了一股子清气。
        我独自坐在稻场上,端一杯茶,享受着月下的乡村夜景。
        在花溪河看月,有些别样的意味,一条不宽的溪流从村子里穿过,月色幽幽,水波澹澹,静谧,安详,一切都轻悄悄的。河堤两边都是公路,路边上栽着清一色的红枫树,很有些城里行道树的风采。如今,这乡下跟城里并没有什么区别,很多城里人常常惦记着乡下的景色、乡下的悠闲、乡下的饭菜,隔三差五地便偷闲一日到农家,品尝一种轻松自在的乐趣。
        倘若,夜里开了车,迎着花溪河的月光,车轮“嗤嗤”地跑在林间小道上,月光斑驳,林荫半遮半蔽了月的清辉。停下,走出车来,吸一口有着露水味道的空气,脚踏夜空流泻的素白,绵软的树叶带起轻微的脆响,自然,柔和,还夹杂了些久违的联想。
        门前的堰塘里,有母亲傍晚刚撒下的鱼草,月光里,偶有一串串水泡泛起,鱼草稀稀疏疏地浮在水面,打着晃,左右摇摆,说不定鱼草下面,正好有鱼儿在争食呢。偶尔“哗啦”一响,水花泛过,又渐渐静下,散碎的月光又聚拢过来,扁着,圆着,定定地亮在堰塘中央。
        夜里看鱼塘月色,只是少了荷花。少了荷花,自然也就少了蛙鸣,少了荷叶上滚动的琴声,要不然,花溪河的月夜也是可以搬进城里课堂做样本的,跟孩子们多些亲近,让他们沉进乡下月色的想象中。
        记得小时候,乡下的月色特别明净。一家人在夏天的夜晚,热得受不了的时候,会拼几副铺板在稻场上,执了蒲扇,一边扇着凉风,一边听着母亲讲故事,听着听着,天上盖过来一簇乌云,狰狞着面孔像野人直扑下来,吓得我躲进被子不敢睁眼。
        但夜空更多的时候却是把白云变得五花八门,有甩着长鼻子的大象,有跑成一团的小狗,有山,有河,有瑶池王母娘娘,有时我们兄妹会为各自不同的想象争得面红耳赤。
 印象中,夜色下一畦一畦的稻田弯弯的,像月亮,重重叠叠,稻香轻轻地飘过来,那一季的蛙声便一直响在枕边,伴我一觉到天明。
        多少年后,故乡的月色、蛙鸣还有无尽的想象,总是在梦里重现,勾起我们对老家夏夜深情的收藏和回忆。
        月上中天,该回屋睡觉了。
        花溪河的夜,依然清清朗朗,今夜,也该有一次童年般的陶醉了。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上一篇:家常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