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口号
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中国文明在线 看首页 文明岛 查看内容

高逆商者,充满逆流而上的力量

2018-9-7 10:09| 查看: 217898| 评论: 0

摘要 : 你的逆商,决定了你的人生高度0118岁的枣强县女孩王心怡,当北大的录取通知书寄到家门口时,她正只身一人在外地打工。她在参加北大自主招生初审时的自荐信里数次写到“感谢贫穷”,后来这篇文章被冠名为《感谢贫穷》 ...

你的逆商,决定了你的人生高度



01


18岁的枣强县女孩王心怡,当北大的录取通知书寄到家门口时,她正只身一人在外地打工。


她在参加北大自主招生初审时的自荐信里数次写到“感谢贫穷”,后来这篇文章被冠名为《感谢贫穷》,在网上被疯狂转载,引发了一场辐射全国的网上热议。


全文如下:


感谢贫穷

   王心仪

提笔时,我是有些许犹豫的。因为不知道该怎么讲起这个关于我自己、关于贫穷、以及关于希望的故事。


我出生在河北枣强县枣强镇新村。枣强县是河北省贫困县,人均收入极低。我有两个弟弟,大弟弟和我一起就读于枣强中学,小弟弟还在上幼儿园。一家人的生活仅靠着两亩贫瘠的土地和父亲打工微薄的收入。


小孩子的世界,本就没有那么多担忧与沉重可言。而第一次直面贫穷与生活的真相,是在八岁那年。那年姥姥被诊断出患有乳腺癌,平静的生活如同湖面投了颗石子一般,突然被击得粉碎。一家人焦急慌乱,却难以从拮据的手头挤出救命钱来。姥姥的生命像注定熄灭的蜡烛,慢慢地变弱、燃尽,直到失去最后的光亮。


姥姥辛苦了一辈子,却未换来一日的闲暇,病床上的她依然记挂着牲畜与庄稼。一辈子勤勤恳恳的姥姥的离世,让幼小的我第一次感到被贫困扼住了咽喉。可能有钱也未必能挽救姥姥的生命,但经济的窘境的确将一家人推向了绝望的深渊。


我清楚地记得那些灰暗的日子里母亲无声又无助的泪水,我也开始明白:谈钱世俗吗?不,并不是的,它给予了我们最基本的生活保障,也让我们能尽全力去留住那些珍贵的人和物。而这些亦让敏感的我意识到:生活,才刚刚解开她的面纱。


我和比我小一岁的弟弟相继踏上求学路,又给家中添了不少经济负担。母亲由于身体原因,更因为无人料理的农活及生活难以自理的外公,而无法外出工作。只能靠父亲一个人打工养家糊口。父亲工作不稳定,工资又少得可怜,一家人的日常花销都要靠母亲精打细算,才勉强让收支相抵。


外公与妈妈一年的医药费也是一笔不小的开销,姥姥生病时家里又欠下了不少债,这也就免不了要省掉花在衣服上的钱。亲戚家若有稍大的孩子,便会把一些旧衣服拿到我家。有些还能穿的衣服经母亲洗洗,也就穿在了我和弟弟身上。


她常说,穿衣裳不图多么好看、干净、保暖就很好了。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母亲现在仍穿着二十年前的校服了。我和弟弟也十分听话,从不吵着要新衣服、新鞋子。


不过,班上免不了有几个同学嘲笑我磨坏的鞋子、老气的衣服、奇怪的搭配。记得初一一个男生很过分地嘲弄我身上那件袖子长出一截的“土得掉渣”的棉袄,我哭着回家给妈妈说,她只说了一句:“不要理他,踏实做事就好。”


是的,何必纠结于俗人的评论,那不过是基于你的外表与穿着,若他无法看到你内里的自我,不睬他也罢。人生的路毕竟不是走给别人看的。那件衣服我穿了初中三年,那句话我也记到现在。


除了衣着,上学带来的另一个问题就是:交通。低年级可以在村里上,但升到三年级就只能去乡里的学校。家里有一辆自行车,我坐在后座。弟弟只能坐在前面的梁上,两条腿翘起来。别人眼中似乎是“演杂技”的样子,竟让弟弟坚持了三年。


当时到乡里的路破得不成样子,水泥板碎成一片一片,走起来坑坑洼洼,一到雨天还会积很多水。可妈妈每次接送,从不误时。其实本可以让我们寄宿在学校,一周接送一次,但乡里学校的伙食实在很贵。妈妈又担心正在长身体的我们,却苦了体弱的自己。


有时候免不了要让我们下车跑一会,于是每天上下学跑上一公里就成为了我和弟弟的锻炼方式。记得有一次下雪,雪积了有一尺厚,车子出不了门,妈妈裹着棉袄,顶着风,走到学校来接我们,一路上也不知道有多少雪融化在了母亲的脸上。但我和弟弟兴奋得不得了,一边玩雪,一边和妈妈说着今天学到的新知识。


我们三个人就这样一直走到天黑才到家。那时候我便懂得了,幸福不是因为生活是完美的,而在于你能忽略那些不完美,并尽力地拥抱自己所看到的美好与阳光。


贫穷带来的远不止痛苦、挣扎与迷茫。尽管它狭窄了我的视野、刺伤了我的自尊,甚至间接夺走了至亲的生命,但我仍想说,谢谢你,贫穷。


感谢贫穷 ,你让我领悟到真正的快乐与满足。你让我和玩具、零食、游戏彻底绝缘,却同时让我拥抱到了更美好的世界。


我的童年可能少了动画片,但我可以和妈妈一起去捉虫子回来喂鸡,等着第二天美味的鸡蛋;我的世界可能没有芭比娃娃,但我可以去香郁的麦田,在大人浇地的时候偷偷玩水;我的闲暇时光少了零食的陪伴,但我可以和弟弟做伴,爬上屋子后面高高的桑葚树,摘下紫红色的桑葚,倚在树枝上满足地品尝。


谢谢你,贫穷,你让我能够零距离地接触自然的美丽与奇妙,享受这上天的恩惠与祝福。我是土地的儿女,也深深地爱恋着脚下坚实与质朴的黄土地;我从卑微处走来,亦从卑微之处汲取生命的养分。


感谢贫穷 ,你让我坚信教育与知识的力量。物质的匮乏带来的不外是两种结果:一个是精神的极度贫瘠,另一个是精神的极度充盈。而我,选择后者。


我来自一个普通但对教育与知识充满执念的家庭。母亲说过,这是一条通向更广阔世界的路。从那时起,知识改变命运的信念便深深地扎根在我的心中。


母亲早早地教我开始背诗算术,以至于我几岁时就能够背下很多唐诗。来自真理与智慧的光明,终于透过心灵中深深的雾霭,照亮了我幼稚而又懵懂的心。贫穷可能动摇很多信念,却让我更加执着地相信知识的力量。


感谢贫穷 ,你赋予我生生不息的希望与永不低头的气量。农人们都知道,播种的时候将种子埋在土里后重重地踩上一脚。第一次去播种,我也很奇怪,踩得这么实,苗怎么还能再破土而出?可母亲告诉我,土松,苗反而会出不来,破土之前遇到坚实的土壤,才能让苗更茁壮地成长。长大后,当我再次回忆起这些话,才知道自己也正是如此了。


“我不相信手掌的纹路,但我相信手掌加上手指的力量。”求学路上,多少的坎坷困顿终究阻挡不住我追逐真理的脚步。中考,我以全县第一的成绩考入枣强中学。高中三年,我一直秉承着“好之者不如乐之者”的态度,寻找并发现学习的乐趣,并全心投入其中,为每一天注入灵感与活力。三年来,我的成绩一直稳居年级前三名。在细心钻研课内知识的同时,我也注意拓展自己的课外知识,积极参加各种竞赛活动,获得了全国中学生基础知识与创新能力大赛省级一等奖、全国中学生物理竞赛省级二等奖,化学省级二等奖。


此外,我还是个充满好奇心与想象力的女孩。我喜欢仰望天空,那一望无尽的透彻的蓝,让心中所有的尘埃散尽,归于平静;我喜欢莳弄花草,这份大自然的馈赠与祝福,若不多花些时候欣赏,简直算得上“暴殄天物"了;我喜欢做白日梦,那是心灵的探索与自我的找寻,思想在翱翔、在潜游,引领我去本遥不可及的远方。我喜欢像这样放飞自我,与灵魂作伴,来一次心灵的旅行。同时,我也算得上是个“文艺女青年",平时喜欢静静地写点东西,作品《杨绛一一那个安静的守望者》获得“语文报杯”大赛全国二等奖。


大家眼中的我,是个活泼、乐观而幽默的女生,时不时会给大家高歌一曲,把所有人吓出寝室;也常给朋友讲段子(听我讲笑话真的可以练出腹肌)。同学们学习或生活中遇到了问題,也会找我帮忙,我亦以此为乐、全力相助。同时,我也绝不是个“两眼不闻窗外事"的两脚书橱。校内,我一直担任班长,全心全意为班级服务,并参与各种学校活动的组织、主持工作,被评为省级优秀学生干部;校外,我也投身于社会实践与服务工作中去,参与清扫街道、敬老院敬老等活动,受到大家的赞扬。


三年,苦吗?很苦,小弟弟的诞生,加上我和大弟弟都踏入枣强中学,不免让家庭经济陷入更大的困境,这些也让我认识到肩头上沉重的担子。我是老大,必须撑起这个家的希望。于是,压力成了动力,这种信念与责任激励着我一路向前。一年四季我一直穿着校服,每日的伙食是单调的白菜馒头稀饭,鸡蛋是成绩提高后作为奖励的加餐。可三年,又很甜。“以中有足乐者,不知口体之奉不若人也。”探索新知的乐趣远远超过了汗水的苦与咸。有老师的谆谆教导、同学的真挚情谊、学校的关心照顾,那些苦又算得了什么?


王心仪出生在河北枣强县一个普通的农村家庭,妈妈体弱多病,常年在家照顾患有高血压、哮喘病,生活不能自理的姥爷。家中有两个弟弟,大弟弟即将升入高三,小弟弟还在上幼儿园。


一家六口的生活全靠家中的两亩地和爸爸外出打工的微薄收入来支撑。


在王心怡八岁时,姥姥被诊断出患有乳腺癌,因为生活的拮据,家里挤不出看病钱,于是只能看着姥姥的生命像蜡烛一样逐渐燃尽、熄灭。


王心怡似乎早早地就看到了贫穷的狰狞面目,但是贫穷并没有成为她生活里处处萦绕的恐怖梦魇,相反,她从生活中感受到的更多的是快乐与希望。


当她穿着亲戚家送来的旧衣服、旧鞋子出现在学校里遭到同学的嘲笑时,转而一想:“若他无法看到你内里的自我,不睬他也罢。人生的路毕竟不是走给别人看的。”


于是,她又挺起了胸膛,走自己的路。


当她与弟弟、妈妈挤在自行车上穿行于学校与家之间,坑坑洼洼、破败不堪的小路不得不让他们从自行车上下来跑上一段,在她看来那是绝好的锻炼机会。


当她的童年远离动画片、芭比娃娃和零食时,她却能从大自然中找寻到更为丰盈的乐趣。她在物质极度匮乏的生活中,享受着精神的极度充盈。


显然,不是每个人都能够在逆境中顽强生长,相反,有的人会在逆境中逐渐沉沦直至堕落。


造成这种差距的正是人的逆商。


只有逆商高的人,才能从容不迫地从逆境中汲取力量,看到逆境积极的一面。



02


如果有人能把古今中外脍炙人口的成功案例都拿出来细细研究一番,会发现,所有成功的人,或多或少都遇到过巨大的挫折。


大雨过后,有两种人:一种人抬头看天,看到的是雨后彩虹,蓝天白云;一种人低头看地,看到的是淤泥积水,艰难绝望。


这就是逆商造成的不同结果。王阳明属于前一种人。


王阳明二十八岁中进士,随后在京城做官,三十三岁时出任山东乡试主考官,仕途顺利。


然而在他三十五岁那年,人生的一场大雨,一场生死攸关的特大暴雨倾盆而下。


他因为出于义愤,上书皇帝言政,触怒宦官刘瑾,被打四十廷杖,贬到贵州龙场驿站当驿丞。


在恶劣的环境下,王阳明不忘时常静坐、思考。终于在一天夜里,他大彻大悟,“圣人之道,本心自足!”


一种振聋发聩的思想——王阳明“心学”就此诞生,这就是思想史上著名的“龙场悟道”。


当地居民为他建造了“龙岗书院”,四周学子纷纷前来求教……


这一切,为他日后得以迅速复出打下了牢固的基础。


123下一页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二维码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