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口号
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中国文明在线 看首页 文艺百花 艺苑风景线 查看内容

父亲曾是“豆腐郎”

2018-11-29 15:11| 查看: 32868| 评论: 0|原作者: 鲍海英(安徽)|来自: 精神文明报

摘要 : 如今,大街上已很难再看见挑着豆腐桶走街串巷卖豆腐的“豆腐郎”了,可我每次去菜市场买豆腐时,看见那些卖豆腐的人,我就会想起我那曾经靠卖豆腐为生的父亲。我的父亲曾经是一位挑着豆腐桶走街串巷的“豆腐郎”,他 ...

如今,大街上已很难再看见挑着豆腐桶走街串巷卖豆腐的“豆腐郎”了,可我每次去菜市场买豆腐时,看见那些卖豆腐的人,我就会想起我那曾经靠卖豆腐为生的父亲。

我的父亲曾经是一位挑着豆腐桶走街串巷的“豆腐郎”,他原本是一位农民,为了一家人的生计,在我很小的时候,他就学会了磨豆腐、卖豆腐,父亲不辞辛劳,靠卖豆腐养活了我们全家人。

俗话说,世上最苦的三件事,是捕鱼、打铁、磨豆腐,可见磨豆腐是一件有多辛苦的事。那个时候,父亲常常在头一天傍晚就要开始泡豆子,半夜就要起床开始拉磨,等到磨好豆子,入锅煮沸,再至制成豆腐,常常已是天明。这个时候,父亲就会挑起两只装满豆腐的水桶,高声吆喝“卖豆腐啦——”出门去。印象中,他似乎只会吆喝这么一句,因为他不擅说笑,也丝毫没有生意人的精明,所以赚得少,全家勉强维持生计。

上初中时,我穿的衣服总是破烂不堪,也没有零花钱,周末回到家唯一能改善营养的,就是父亲卖剩下来的豆腐。记得那是初三的一个冬日,北风呼啸,天空飘起了雪,住在学校集体宿舍的我没有御寒的棉衣。那天,我们班正在上语文课,突然,父亲挑着卖豆腐的水桶来到了教室门口。看见穿着土里土气的父亲居然挑着桶来学校找我,我不禁红着脸低下了头,在同学面前感到自惭形秽。

那一刻,我真希望父亲能够明白我的心思转身离开。

可父亲把木桶放在一边,仍执拗地在教室门前徘徊,他透过窗户不停地向里张望着。不得已,我起身走出了教室。见我从教室里出来了,父亲顿时喜笑颜开。原来,父亲冒着大雪给我送来了一件新棉衣。

我穿上了父亲送来的新棉衣,虽然样式不好看,但是确实很暖和。为了不耽误我学习,父亲嘱咐我几句后,转身挑起豆腐桶就走了。可就在我刚要走进教室门时,突然听到身后父亲的呼唤声,他一边气喘吁吁地向我跑来,一边喊:“等一下,等一下!”

我转身,望着奔向我的父亲,只见他手中攥着几张钞票,急切地说:“刚才我忘了,这是你的生活费,你不能省着舍不得吃呀!”我应声接过父亲手中递来的几张纸币,那是怎样的几张纸币呀——上面浸满了油渍和汗渍,似乎还有豆腐味儿,皱巴巴脏兮兮的。我握在手里,纸币还带着父亲的体温,暖暖的。

父亲又要去卖豆腐了,我立在教室外的屋檐下,看着父亲重新挑起那两只豆腐桶,在雪地上,父亲留下了两行深深浅浅的脚印。雪地太亮了,刺得我眼痛,我转过脸去,眼泪潸然而下。

第二年,我考上了高中。再后来,我考上了大学。父亲继续干他的“豆腐郎”,挑起担子走街串巷卖豆腐,我坐在干净明亮的教室里发奋努力。

如今,我早已工作,父亲也不再卖豆腐了,可我始终忘不了父亲卖豆腐时的身影。因为,在我成长的岁月中,正是父亲这个“豆腐郎”挑起了全家生活的重担,并给了我人生无穷的动力。

“卖豆腐啦——”,那声吆喝,回荡在我心中。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上一篇:留在故乡的鸟儿下一篇:冬雪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