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口号
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中国文明在线 看首页 文艺百花 艺术人生 查看内容

炉火添暖忆流年

2018-11-29 15:14| 查看: 37245| 评论: 0|原作者: 王国梁(河北)|来自: 精神文明报

摘要 : “当你老了,头白了,睡意昏沉,在炉火旁打盹,请取下这部诗歌,慢慢读,回想你过去眼神的柔和……”每每读到这首诗的时候,我的脑海里总是浮现出小时候一家人围坐在炉火旁的场景。在炉火旁的时光,是安详宁静的,那 ...

“当你老了,头白了,睡意昏沉,在炉火旁打盹,请取下这部诗歌,慢慢读,回想你过去眼神的柔和……”每每读到这首诗的时候,我的脑海里总是浮现出小时候一家人围坐在炉火旁的场景。在炉火旁的时光,是安详宁静的,那些遥远的场景多么美好,多么温暖。

冬夜,屋外天寒地冻,朔风呼啸。路上寥寥的夜归人步履匆匆,他们都急着赶往属于自己的家。稀少的行人更显出冬夜的寒冷,而冬夜的寒冷也更显出家之温暖。天再冷,风再大,当有一个温暖的家为你守候时,你就是幸福的。为了奔向那个有着温暖炉火的家,你愿意在风雪中一路奔波。推开家门,一股暖流扑面而来,即使你在外面再苦再累,在那一瞬间也都是值得的。

记得小时候,父亲几乎每天都很晚才回家。他披一身冷风推门而入,母亲帮他把棉衣脱下,招呼他在炉火旁取暖,围在炉火旁打盹儿的祖父、祖母立即精神抖擞起来,忙着为父亲热饭菜。那时候没有电视,晚饭后的漫漫长夜里,一家人就围坐在炉火旁聊天。炉火边的时光脚步是那么慢,我们的心境也是安然的,所谓围炉夜话,想必就是这种温馨的氛围吧。

炉火烧得旺旺的,屋子里暖融融的。母亲会在炉火上烤些吃食,并放上一些花生,一会儿功夫,花生发出“啪啪”的响声,香味便弥漫开来。母亲把烤熟的花生分给我们吃,炉火上烤出的花生无比美味,我剥开一粒花生,放在手心里还是烫的,却顾不得晾一会儿便立即扔进嘴巴里。脆脆的花生满口生香,实在是太好吃了。祖父、祖母喜欢吃软糯糯的烤红薯,炉火上烤出的红薯,水分被烤掉许多,所以吃起来格外甜。炉火边,一家人聊聊过去,说说现在,谈谈未来,时间不知不觉就过去了。

夜稍深些时,“围炉夜话”便接近了尾声,大家来了困意,有一搭无一搭地说上几句。炉火依旧烧得旺旺的,我们的脸被烤得红通通的,周身无比温暖。我们姐弟不时地打着呵欠,祖母已经开始打盹儿,祖父的话刚说了半句,我们正等着他说下半句,却见他闭上了眼睛,很快,他的鼾声竟然响了起来,惹得我们偷偷笑。母亲招呼一声说:“去睡觉吧。”祖父、祖母突然醒了,他们慢腾腾地起身,慢腾腾地回屋。姐姐说:“我想在炉火边上打个盹儿,特别舒服,做的梦都是暖和的!”母亲笑笑,她总是最宽容,允许我们在炉火旁多坐一会儿。我把炉火上的吃食扫荡完,就准备睡觉了。父亲和母亲把炉火封好,也要睡了。

炉火旁的“围炉夜话”,几乎是我家每一个冬夜都要上演的温情一幕。那样的冬夜,时光静好,温情幸福。可是,仿佛就是在炉火旁打个盹儿的功夫,我便长大了,祖父、祖母永远离开了我们;又是在炉火旁打了个盹儿的功夫,我已人到中年,父亲和母亲也都老了。

无论过去了多少岁月,我的心中总有一个角落是留给那盏炉火的。有炉火的家,暖着我的心。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