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口号
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中国文明在线 看首页 文艺百花 最原创 查看内容

那些年,我们一起尝过的“年味”

2019-1-3 14:52| 查看: 118078| 评论: 0|原作者: 贾落成|来自: 精神文明报

摘要 : 小时候,总是盼着过年。腊八节一过,母亲就忙了起来,但凡小镇逢集,母亲总是会在篮子里铺点麦草再放上鸡蛋拿到街上卖,然后换回所需的年货高高兴兴地拎回家,篮子里有猪肉,木耳、瓜子、花生、柿饼、红枣,酥糖等食 ...

小时候,总是盼着过年。腊八节一过,母亲就忙了起来,但凡小镇逢集,母亲总是会在篮子里铺点麦草再放上鸡蛋拿到街上卖,然后换回所需的年货高高兴兴地拎回家,篮子里有猪肉,木耳、瓜子、花生、柿饼、红枣,酥糖等食品。

临近大年三十那几天,母亲会在朦胧的马灯下,为我们炒一些瓜子、花生、红薯条丁之类的东西,那些是童年最好的零食。除开零食,小孩子们最喜爱的要数蒸糕了。在我的记忆里,为了做蒸糕,母亲一大早便要把年内积攒起来的糯米泡浸在盛满水的缸中,然后我们会随着母亲提着泡好米的竹篮去碾米。母亲用力地推着碾子把手,不停地转着圈,已软化了的米粒在石碾的滚动下被碾成米粉。我和哥哥帮助母亲推碾子,累得满头大汗。母亲坐在石碾旁边用筛子筛米粉,白花花的米粉就从筛子中落下来……

做蒸糕的火候大小很有讲究的,如果锅里水放太多,火力太旺,锅内的蒸汽会使模具底粘住米粉,变得一团糟。等到蒸笼里的蒸汽越冒越大时,糕就蒸熟了。一会儿,一个又大又圆热腾腾的冒着香气的蒸糕就出笼了,让人看得流口水,掰一块吃起来香糯柔软别有风味。等糕凉了以后,母亲会把大圆糕切成一小块一小块长方形的糕片,放在油锅里炸油糕,如果早上想吃就放在锅里热一下,很是美味。

到了上世纪七十年代末,过年就变得富足起来,村里家家户户都要杀猪宰羊,猪肉除了春节食用一些外,其余的就用盐腌好储存起来,可以一直吃到初夏的农忙。

年夜饭是一年中最丰盛的一餐,全家人围坐在一起,母亲总是把我们喜欢吃的菜都放在桌上离我们座位近的地方,桌上有各种冷盘,鸡、鸭、鱼、蔬菜以及糕点等,所有的祝福语都会和每道菜融合在一起。如:“年年有余”“合家幸福”“和美靓丽”“快快乐乐”“欢天喜地”“尊老爱幼”“脚踏扶梯步步高”等。每当这时候,我们就会感觉到真正的年味。

吃过年夜饭,就是小孩子的娱乐时间了。守岁的时候,母亲就会把各种零食混放在桌上。母亲说:“新年新岁要讲好故事,说吉利的话,要有良好的开端,不能讲粗话。”母亲还会在锅里烧好热水,让每个人在木桶里洗脚,她常说,年三十夜洗了脚会终身变得勤劳幸福,所以大家都争着第一个去洗,我们还用猜拳头的游戏争排序,然后依秩序轮着洗。洗脚的时间较长,要搓掉脚上所有的污垢,还要剪指甲。等到一声又一声的爆竹声响起时,我们就会走出房门,拿着小鞭炮准时在场地上燃放。

大年初一,总有一种万象更新的感觉。我们会很早起床,让新年的第一缕阳光照到身边,据说这是很吉利的事。每当这时,我们总会看到母亲已经在灶台上点了三炷香,使满屋充满了香气。这是新年第一天,每个人都穿上新棉袄、新棉裤,连布鞋也都是母亲用一针一线做成的。大家口袋里装满了花生和瓜子,小伙伴们总是要比较谁口袋里的东西多一些。真是让人回味不尽的年味道啊!

年在人生的岁月中一年年地过,年复一年。照照镜子,忽然觉得自己脸上又多了一道皱纹。是的,人会老去,但年不老,人会老去,但乡情永远不老!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