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口号
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中国文明在线 看首页 文艺百花 艺苑风景线 查看内容

风景残片

2019-1-2 14:56| 查看: 52486| 评论: 0|原作者: 路来森(山东)|来自: 精神文明报

摘要 : 草枯草,是枯的。在北方,在冬天。大地,好干净。天瘦了,地瘦了,瘦了,瘦了,一切都瘦了。唐诗中,此时的光景为“百草折”——能听见“咯吱咯吱”的草断声。草枯有声,生命在碎裂。草断了,散落一地;风起了,落草 ...

草枯

草,是枯的。在北方,在冬天。

大地,好干净。天瘦了,地瘦了,瘦了,瘦了,一切都瘦了。

唐诗中,此时的光景为“百草折”——能听见“咯吱咯吱”的草断声。草枯有声,生命在碎裂。

草断了,散落一地;风起了,落草团飞, 就形成了一团团飞蓬。飞蓬,随风滚动,要飞向何方?

我知道,枯着的飞蓬,还是草,是草的尸骨——尸骨里寄存着草的“梦”。

于是,滚动的飞蓬,带着草的梦想不停地随风滚动。或许,飞蓬的滚动,正是为了——让“梦”醒,让“梦”笑。

“梦”醒了,就是绿;“梦”笑了,就是花。

 

山净

草枯了,山上还有树;可树叶凋落了,于是山净了。

没有了从前的繁茂,没有了从前的葱郁,也没有了从前的热闹。所有的绿,都变成了苍然的净,茫然的静;明明净净,宁宁静静。

树枝,也有一种清冷的净。每一根树枝,都变成了一把刺向天空的剑,散溢着寒光。这一把把剑想刺破苍穹,想划碎寒冷,想削去萧瑟的寂寞。

不过,对于一座山来说,净好,静也好。净了,静了,都是一种等待,更是一种修炼。在等待中,爆发;在修炼中,升华。

然后,就是更加华丽的现身。

 

吃茶

窗外正在落雪,一片,一片片,漫天。雪,是白的;天地,浑然一白。

我在窗内吃茶,一杯,一杯杯。茶是红的,茶色,正好。

我,隔窗赏雪;雪,隔窗看我。

想伸出手,托住一片雪花;仔细看,我托住的却是一杯茶,一杯红茶。将茶水抛洒,雪地里就有了一片红,雪,成了红色,转而就是漫天的红——那是唐朝的颜色。

我觉得,唐朝,就应该是红色的,红茶的红——深红。因为,那是一个厚重的时代,一个典雅的时代,一个风流的时代。

我在窗内吃茶,望雪,望唐朝。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上一篇:冬雪下一篇:你那里下雪了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