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口号
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中国文明在线 看首页 文艺百花 艺苑风景线 查看内容

春日正迟迟

2019-3-1 11:10| 查看: 140285| 评论: 0|原作者: 饶尧(湖北)|来自: 精神文明报

摘要 :     新年的钟声敲碎了冰河,那一抔雪也隐入了内敛的软泥里,不等小草探出头,报春的鸟儿就已立上了枝头。    春天在哪里呢?看,她从清冷的风中缓缓走来,她从微雨含烟的轻寒中优雅走来,她越过浅绿的山岗, ...

    新年的钟声敲碎了冰河,那一抔雪也隐入了内敛的软泥里,不等小草探出头,报春的鸟儿就已立上了枝头。

    春天在哪里呢?看,她从清冷的风中缓缓走来,她从微雨含烟的轻寒中优雅走来,她越过浅绿的山岗,蹚过清澈的溪流,匍匐在嫩绿的草丛中,栖息在抽芽的枝头上。

    立春已过,绵密的雨丝从云端落入美丽的人间,撑一把伞在清凉的雨中行走,筋骨也松活了许多,让人不禁有一种生羽而飞的感觉。在雨中穿行,犹如用身体拨动这天地间的琴弦,心也就在这雨里舞蹈,自然而然地生出无名的浅唱。春风徐徐吹过,带着杏花的清芬。这风和雨携手为春敲开了一扇门,它们用温柔的声音,呼唤着大地上每一个孩子的乳名。于是,鱼儿醒了,燕子来了,小草探出了头,柳芽睁开了惺忪的眼,它们欢欢喜喜地来赴一场春的盛宴。

    虽说古人有言“以鸟鸣春”,但我认为,在另一些方面更能探得春的讯息——那便是草木的色彩。正所谓“春到人间草木知”,冬日里萧索的草木在和风细雨的温柔呼唤中醒来,它们抽芽,长叶,渐渐嫩绿新翠。

    前日,我在城外野游时,便与这种美丽来了一场不期而遇的邂逅。

    趁着假日,我迎着微凉的东风出了城,穿疏林,过小桥,一路随性而至,来到了城郊。城郊虽静谧安好,但远远看去还是略有些灰暗,然而待我俯下身去拨开枯黄的草丛时,但见一簇一簇的新芽已破土而出,嫩绿中还含着几分鹅黄,好嫩,好新鲜。目光所至的瞬间,这一丛丛新绿似乎便由双眸浸润至周身,我的每一个细胞仿佛都活跃起来,我知道,此刻我觅得了春天的芳踪。循着她的足迹,我搜寻着春的身影,凝眸望去,垂柳的枝头也泛着一点一点的新绿,这点点春光正随着柳条婀娜的身段在微风中摇曳。

    回城时,我瞧见路边的玉兰树上,一粒粒芽苞鼓鼓胀胀的,似乎憋不住就要笑出来了,它们在橙色的阳光下泛着生命的光,仿佛一张张快乐的脸。

    虽说,这春天在微寒的风中走得是慢了些,然而她的脚步也并不是千篇一律的,北国的春还在风雪中亦步亦趋,而江南的春已在和风细雨里拔节生长。

    春天,她正姗姗走来,她有些迟疑,又有些害羞。她冲破了风雪的桎梏,正燃烧着积淀了一整个冬天的热情,为一场繁华的盛会准备着。

    一切都是刚刚好。

    此刻,我的心情欣喜,明媚,从容,竟生出了万般感动……我在期待,期待漫山的杜鹃,期待灼灼的桃花,期待那个如烟如霞的春,期待那个万紫千红的春。

    春日正迟迟。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