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口号
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中国文明在线 看首页 文艺百花 最原创 查看内容

相思如豆榆树花

2019-3-1 11:13| 查看: 120437| 评论: 0|原作者: 崔向珍(山东)|来自: 精神文明报

摘要 : 每年春天,我家的院子里总会长出一棵棵嫩绿的榆树苗。第一次注意到这些树苗的时候,我很惊讶,大呼小叫地满院子喊:“我们家长出了好多榆树!”正在翻菜地的父亲看了看那些只有一拃来高的绿苗,笑着告诉我这些都还不 ...

每年春天,我家的院子里总会长出一棵棵嫩绿的榆树苗。第一次注意到这些树苗的时候,我很惊讶,大呼小叫地满院子喊:“我们家长出了好多榆树!”正在翻菜地的父亲看了看那些只有一拃来高的绿苗,笑着告诉我这些都还不能叫做榆树,只能叫做榆树苗。我满脸的疑惑,一连声地问了父亲好几个“为什么”。

    “因为它们还没有经过酷暑与严寒的考验,还没有开花结果。”父亲一边说着一边走向了身旁那棵比我略高一些的榆树苗。他说这棵榆树苗是在去年春天长出来的,它虽然熬过了一个夏天的酷热,经过了一个秋天的寒霜,扛住了一个冬天的冰雪,而且还长出了新的叶子,但是还没有开花结果,因此它还是一棵榆树苗。

    “都比我高了还不是树,那它得长到多高才算是树呢?”我有些发蒙了。

    父亲清楚我的心思,他指着篱笆边两棵比他还高的榆树给我看:“你看,这棵已经开花结果的榆树,从结了第一粒果实开始,它就是一棵树了。可你再看看这棵,虽然已经长得比我高了一截,但是还没有开花,也就不能叫做榆树,它还是一棵榆树苗。”很是认真地听完父亲的讲解,我抬起头对着那棵父亲所说的榆树好奇地寻找了半天,也没发现有什么果实挂在上面,“榆钱花”倒是开得比较好看。

    当我再次把问题抛给父亲的时候,父亲爽朗地大笑起来:“傻孩子,榆钱不是花,是榆树的果实,那些紫红色的才是榆树的花呢。”父亲一边说着一边把我扛到他宽宽的肩膀上,嘱咐我仔细去观察那些榆树花。在暖暖的阳光下,我很清楚地看见小榆树稀疏的枝头挑着一粒粒红豆似的花苞,那些已经开了的花朵,红艳艳的花瓣间散碎着紫色的花萼,在阳光下晶莹剔透,美丽动人。可是,这些花朵太小了,也没有浓郁的香味,不仔细看根本就注意不到它们。

    蜜蜂不喜欢榆树花,蝴蝶也不喜欢榆树花,可是我喜欢上榆树花了,因为父亲告诉我,一朵榆树花凋落了,就会结出一片榆钱。在我看来,一串串的榆钱,都是数不清的榆树花换来的。

    当我提着一枝榆钱边走边吃的时候,满嘴里都是黏黏的甜蜜;当母亲蒸出来一锅热气腾腾的榆钱团子饭的时候,我满嘴里又都是滑软的糯香了。一个春天又一个春天,许多个春天过去了,这些香甜的味道萦绕在我的心头,一层一层地堆叠起来,那些榆钱越来越绿,那些榆树花也越来越好看了。

    又是春天了,楼下的几棵樱花树已经满是花苞。我想,故乡的那些榆树也该裹了满树的花苞了吧,那些高挑在枝头的、红豆似的花苞里,结出的思念也该和我的一样多吧!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返回顶部